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律援助 > 案例故事集
​断指男孩,你在哪里?
作者:孙莹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26 10:24:06 打印 字号: | |

算一算,小邓今年应该25岁了。 

法官王秀文帮儿子整理过季的衣服,又一次想起了那个孩子。虽然第一次见到小邓时,他已经18岁了,有着圆圆的脸和一米七八的大个儿。但他憨厚无邪的笑容,真的还是个孩子。 

上一回见面,还是2013年的冬天。小邓先是给法官寄了两双母亲编织的棉拖鞋,然后坐着火车,来北京看望法官。   

“您放心!我和妈妈都挺好。我开了一家淘宝店,卖家乡的土特产和妈妈手工做的鞋子、鞋垫。”临走的时候,小邓依旧笑得灿烂,一再让法官放心。 

天寒地冻的,看小邓穿得单薄,王秀文将一件儿子的羽绒服找出来,给他穿上。 

目送着小邓离开,王秀文的心里依旧放不下。这个孩子,让她总想做点什么,能帮一点儿,是一点儿。

痛失七指的寒门少年 

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汤泉乡士畈村,地处大别山南麓,花亭湖之滨,地理位置偏僻、闭塞。小邓的家,就在这大山最深处的小村子里。1994年出生的小邓,上面还有两个姐姐。 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,父亲腰部有伤干不了重活,有时出去打打零工,母亲在家照顾三个孩子,家庭年收入只有几千元。 中考结束后,小邓的成绩并不理想。继续念高中,要交一万八千元择校费。这笔钱对于这个家庭来讲,很难拿出。在务农和打工之间,小邓选择了到北京打工。在他看来,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,就要去最大最好的城市闯一闯!于是,15岁的他,踏上了北上的征途。 

到了北京,小邓在一家经营印刷装订的公司打工。打印、裁纸、装订……就是他每天的工作流程。工作之余,老板有时会带着他们逛逛北京城。繁华都市里的一切,对于他来说都是新鲜的。小邓兴奋不已,开始筹划自己的未来,想给家里挣更多的钱。 然而,事与愿违。命运,总在不经意的一瞬改变。 

2009年11月27日,小邓清楚地记得,那是他来北京第一百天的日子。他像往常一样,调高裁纸刀,将那摞印好的成品比对整齐,左右手分别按住纸张两侧,小心送进裁纸面板,将待裁部位与刀面对齐。接下来就是撤手,按下按钮,裁纸刀进行裁纸操作。这些操作流程他早已烂熟于心。 但就在对齐的当口,裁纸刀突然直直地落了下来。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,他右手4指、左手3指就被齐齐切断,血如泉涌。剧痛中,小邓失去了知觉。 

醒来后,医生说:“不同于一般的切断,由于裁纸刀刀面锋利且力度大,七根手指筋骨完全断离。虽然送医及时,断指还在,但无法接指了。”

艰难的维权之路

“只要我有一碗粥喝,就给你半碗。”老板信誓旦旦的承诺还回响在小邓耳边。可刚一出院,老板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。 接下来的三年多时间里,小邓一家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。

2010年初,小邓向北京市东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。但老板不见踪影,使调查工作受阻。等待老板出面,等待赔偿,小邓和家人尝够了难熬的等待。为了取证,小邓和父母租住在北京,继续寻找老板的下落。5平米的小平房,每月300元房租。为了等到一丝线索,多少个夜晚他们不敢睡觉,彻夜守候在老板家楼下,盯着老板家的窗户。可是,那个窗户始终没有亮起来。后来,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他们到物业公司查业主登记信息,才发现老板早已把房子过户给别人了。    

2010年4月,小邓将公司告上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。案件审理期间,法院委托东城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他的伤情进行了鉴定,结论为“目前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残等级标准三级。”法院最终判决公司向小邓支付医疗费、一次性赔偿金、治疗期间生活费、医疗费、交通费等各项费用总计588083元。小邓申请了强制执行,然而公司早已人去楼空,没有财产可执行。 没有赔偿款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小邓的手基本功能都已丧失,在北京积水潭医院,医生提出将一个脚趾移植到右手食指的部位上,虽不美观,但可以基本恢复手指抓捏的功能。然而,这项手术需要近十万元的费用。 为了筹措这笔钱,小邓又想到了打官司。这次他以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为由,将裁纸刀生产厂家告上法院。然而,法官释明,由于机器已经下落不明,无法进行司法鉴定,败诉风险极大。权衡之后,他又撤回了起诉。 

遇到一位温暖的法官 

小邓撤诉了,但承办法官王秀文放不下这件事。 20多年干民事审判,王秀文办理了很多案件,见过数不清的当事人。但是,没有一个案子让她这样揪心。这个孩子,跟她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。双手残疾,他往后的人生路该怎么走下去?然而在这样的磨难摧残之下,这个孩子的脸上,始终挂着那憨憨的笑,眼神中的纯粹、坚强,还有希望,令人动容。 

王秀文决定尽自己所能,帮帮这个孩子。 她试着与裁纸刀机器的生产厂家联系。毫不意外,碰一鼻子灰。

“法官,原告都撤诉了,我们没有理由拿钱给他。”“就算他再起诉一次,我们等着法院判!”厂家态度很明确。 

“这是个老实孩子,家里也很困难。咱们都看到了,他的手伤成了这样,以后的路会很难走。从人道主义和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的角度,我希望咱们再考虑一下,帮帮这个孩子吧。有几万块钱,他就能做手术,恢复一部分手的功能。”在不厌其烦的电话沟通中,王秀文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厂家终于同意给小邓8万元补助。公司负责人说:“这8万元,一方面是想帮助小邓,另一方面是感动于北京法官的爱心和责任心。” 2012年10月22日,厂家工作人员将8万元现金递到了小邓手上。手术钱还不够,在王秀文的协调帮助下,小邓向法院提出了司法救济申请,获得了3万元救济金。 

“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自暴自弃,我要做一个有用的人。”离开法院的时候,小邓郑重地向法官承诺。 

手术约在了来年。回家后,他从拿筷子学起,每天坚持练习夹黄豆。刚开始总是夹不好,有时候吃一顿饭要用2个多小时,直到饭菜全部凉透。经过半年多的反复练习,慢慢地,他已经能够独立吃饭、写字、切菜甚至洗衣服。生活基本自理后,他在一家残疾人专业技术学校学习电脑。虽然两只手只有三根手指,但他一分钟已经能打35个字,掌握了基本的PS操作和3D动画设计等技能,并在学校和残联举行的海报设计比赛中获奖。 

2012年11月12日,小邓的网店开业了,店铺名字叫 “帅气王子vs美丽公主”。老师曾建议他在与顾客沟通时,提及一下自己残疾人的身份,这样会拿到一些同情分,使生意好起来。但小邓说:“我不希望别人是出于同情才买我的产品。” 虽然销量并不高,但是凡是买过这里东西的顾客评价都非常好,无论售货服务、衣服质量还是发货速度全是五分。 母亲在学校里找了份保洁的工作,一边照顾他,一边打工挣钱。一家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。 

“等做完了手术,我就能做更多事了。”电话里,小邓满怀希望地对王秀文说。 

世事无常 

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。 生活对于小邓,格外残酷。正当他满怀憧憬等着移植手术日期临近,母亲从楼梯上摔下去,头部受到重创。如果一直不醒,很可能成为植物人,医生告知。 毫不犹豫,小邓把准备手术的钱,给母亲交了医药费。 就像母亲照料他的每个日日夜夜,他守在母亲的病床前,等待着她的苏醒。20天后,母亲的手动了,小邓第一个发现。     

为了更好地配合母亲治疗,他天天陪母亲说话。还特地从学校的按摩专业老师那里学习了按摩。母亲住院共花去了14万元。除了救助款,还跟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,欠下不少外债。而小邓,也失去了移植手术的机会。

2013年冬天那次见面,是小邓最后一次到北京。 

几年过去了,王秀文仍然牵挂着小邓的情况。然而,从去年开始,她联系不上小邓了。留下的两个电话号码,一个空号,一个已经是别人在使用。小邓的网店,也已搜索不见。 

“我希望能找到小邓。”王秀文告诉笔者。 

“世事无常,但人心是有温度的。希望他继续乐观勇敢,走出人生的阴天。”   

 断指男孩,你还好吗?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王秀文法官,仍旧牵挂着你和你的家人,期待着有一天接起电话,听到你的声音。

 
责任编辑:梅玉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