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文学
在沉潜中蓄积力量
——读朱光潜《给青年的十二封信》所感
作者:杨炎辉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30 14:26:58 打印 字号: | |

朱光潜先生所著的《给青年的十二封信》,陆续写作于1926年11月至1928年3月期间,彼时正直国内军阀割据的社会混乱时期,留学英国的朱先生关心惦念祖国青年的发展,“用心”给青年朋友写出了这十二篇书信体文章。后来集结成册后,他在扉页上引用了布朗宁的一句话“Where my heart lies,let my brain lies also”,表露着他写作时的真实情感,正如他在《代跋》中说到的“心与其说是运思的不如说是生情的……我所要说的话,都是由体验我自己的生活,先感到(feel)而后想到(think)的。换句话说,我的理都是由我的情产生出来的”。

写作此书时,朱先生不过是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,书信中涉及的主题包括读书、择校、修身、救国、恋爱、写作、人生等等,既是其对青年朋友的交流告诫,也是发生在内心中的自我对话。比如,在《谈读书》中,认为读书的兴趣宜早养成不要追赶时髦,而要“逍遥自在地不受拘束地发展”,然后决心坚持下去,经常做读书笔记,以刺激自己的思考。在《谈中学生与社会运动》和《谈十字街头》中,对于“十字街头”的喧闹运动,他建议把蔡元培先生说的“读书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读书”作为最稳妥的座右铭,不空谈爱国,要求诸于己,从小事做起,并恳切劝勉“我们要能于叫嚣扰攘中:以冷静态度,灼见世弊;以深沉思考,规划方略;以坚强意志,征服障碍。”在《谈在卢佛尔宫所得的一个感想》中,则通过对美国游人走马观花式参观蒙娜丽莎绘画作品,想到其所知道的学生、学者和革命家们都“太贪容易,太肤浅粗疏,太不能深入,太不能耐苦”。认为不能单凭效率作为估定人生价值的标准,“最高品估定价值的标准一定要着重人的成分(human element),遇见一种工作不仅估量它的成功如何,还有问它是否由努力得来的,是否为高尚理想与伟大人格之表现”。最后一封是《谈人生与我》,谈到他的经验是“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方法,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目的”,要顺其自然,接受这个世界的缺陷,因为“世界之所以美满,就在有缺陷,就在有希望的机会,有想象的田地”。

尽管十二封信的主题各异,但所论及内容莫不与青年人拓宽人生视野、潜心修炼内功相关。也正因为青年时期是每一个人人生的黄金时期,精力旺盛、血气方刚,我们必须先求诸己,下足沉潜功夫,才能为社会、为国家做贡献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其一,沉潜于修身,塑造从容品格。身处全球化、信息化时代,我们的世界运转是空前的高速高频,各类刺激、诱惑使得浮躁之风盛行,在静处修炼自我成为一种更大的挑战,沉心静气地“载营魄抱一”尤为不易。就像朱先生所言,既要从“动”中修炼,因为以动可以泄郁,即通过身体之运化解精神之乱;也要从“静”处修炼,因为“心界愈空灵,你也愈不觉得物界喧嘈”,正所谓“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”

其二,沉潜于技能,练就高强本领。任何社会,不管是丛林时代还是文明时代,都是讲求核心竞争力的,没有一技之长而欲成其事者鲜矣。《二程粹言•论学篇》有言“学不博者不能守约,志不笃者不能力行”,通过广博的阅读、深入的实践而后进入专门领域深耕,发愤忘忧、废寝忘食地进行积累,非具备超强定力不可。有个著名理论叫“人的差别在于业余时间”,很深刻也很现实,时间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,但每一个人对于时间的把握和利用却迥乎不同,你在努力时别人也在努力,你在休息时别人还在努力,假以时日,高下立现。

其三,沉潜于格局,增强家国情怀。人不能离群而独居,必须处于社会共同体之中,因此我们的每一个行为或多或少与他人、与社会相关,不能损人利己,更不能与众为敌。特别是作为法律人,我们天然应该有一种正义卫士的情怀。一个优秀的法律人要成为卓越的法律人,很关键的一点是必须具有“家国天下”的情怀,而非鼠目寸光地局限于眼前的一亩三分地。因此,我们必须有所超脱,打开自己的视野,在“多元宇宙”中尊重多元标准,为凝聚社会合力、创造力、活力而从小事做起,从点滴做起,关切当下,思考未来,成就自我,造福他人。

正如十九大报告所强调的“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、奋进者、搏击者,而不会等待犹豫者、懈怠者、畏难者”,人生路坎坷难测,唯有立足当下,脚踏实地,深耕不辍,用一种“霸蛮”的劲儿不断积累本领,不断挑战自我,最终才能积跬步以至千里,书写出多彩的人生篇章。


 
责任编辑:赵思源